搜索一下
首页

举旗帜

聚民心

育新人

兴文化

展形象

返回顶部

【灌云故事】血战大兴沟

(2022-01-26)

为了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华中野战军根据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宿北战役大量歼灭敌人后,主动向山东作战略转移。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灌云县委研究决定,除一部分同志留在本地坚持斗争外,一部分县、区、乡干部、知识分子、民主人士和非战斗人员暂向北转移到山东老解放区去。


1947年1月,国民党部队44师,商巡总队相继占领县境内的盐河、通榆公路、新淮公路等水陆交通要道及伊山、杨集、同兴等城镇,不断向解放区发动扫荡,还乡团乘机反扑,纷纷建立顽政权,抓捕和残杀党的干部和革命家属,向解放区人民群众进行反攻倒算,倒田拔租,反动气焰十分嚣张,灌云军民进入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斗争。


2月1日,国民党商巡总队调集蒲开喜、汪靖、赵光灿3个大队,在还乡团的配合下,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分路向陈楼、东辛、同兴、四队、杨集5个区进行扫荡合围。2月2日(农历正月十二日)商巡总队长徐继泰坐镇杨集亲自指挥,妄图把在该地区坚持斗争的县大队和区、乡干部、民兵及干部家属1500多人逼到一地,一网打尽。


当时灌云县大队是刚组建的地方部队,装备差,弹药很少。多数战士缺乏战斗经验,数量和装备都处于劣势,不利于和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正面抵抗。但是,正在转移中的5个区的区乡干部及家属处境危险,全靠县大队的保护。县大队不能避开敌人的包围而独自转移。于是,县大队领导决定在大兴沟与敌作战,以使牵制敌人,待天黑后掩护干部、群众突围。


大兴沟庄东西走向,四周有数米宽,水深一米多的壕沟,壕沟里有芦苇,庄南是一片开阔地,只有一条大堰可以入庄,庄北也是一片开阔地,有两三条小堰可以出庄。离大兴沟北一公里的地方就是界圩河,一千多名区乡干部就在界圩河南岸。庄东南角有一座地势稍高的土地庙,土地庙东南1000米处是孙泉沟,偏西1000米处是小兴沟。这两个庄子和大兴沟形成三角,地形易守难攻。县大队确定作战方案后,迅速召开各连干部紧急会议。副大队长郝光胜(山西省霍县人)向各连下达战斗任务,一连坚守大兴沟庄东头,二连坚守大兴沟庄西头,三连坚守小兴沟,四连坚守孙泉沟。指挥部设在大兴沟庄中间,各连根据战斗任务火速进入阵地构筑简易工事。


2月2日早晨,雾很大,上午9时左右,从杨集出动的敌人扑向孙泉沟,轮番向四连一、二排阵地发起猛攻。四连指战员在连长王惠如的指挥下,顽强抵抗,顶住敌人的疯狂进攻。指导员顾兴元率三排坚守在孙泉沟的庄西头,同兴区副区长张秉施和17岁的通讯员李华阳及60多岁的房东老大爷一起,勇敢地坚守一座房子。敌人从正面攻击未能突破,遂调兵迂回到孙泉沟东北角,利用坟包掩护,从四连侧后配合正面发起攻击。


四连指战员与敌人争夺每一个坟包,每一块土地,伤亡较大。二排四班的8名战士,班长张德标等3人牺牲了,战士侯雪春、杨育龙等3人负了伤,机枪班长和射手杨开和又接着牺牲了。敌人见县大队机枪不响了,发起冲锋,王惠如连长见势一跃扑进机枪阵地,从牺牲的同志手里抓过机枪,向敌猛射,两梭子弹打完,不幸头部中弹牺牲。副连长马德仁挺身而出,继续指挥战斗。终因四连伤亡过大,敌人从东庄头突破阵地,只好在一、二连火力的掩护下撤出阵地。


敌人占领孙泉沟后又向小兴沟猛攻,三连指战员在反击中也撤到了大兴沟。这时,敌人集中兵力向大兴沟发动猛烈攻击,指战员们同仇敌忾,与敌人展开殊死血战。占领孙泉沟的敌人沿着一条旱沟向大兴沟东头攻击,占领了土地庙高地,利用这一高地多次向一连阵地冲锋,均被击退,一个手举指挥旗的军官被战士击毙。敌人又同时从庄南、庄西向二连、三连、四连阵地发起多次攻击,亦被击退,僵持在阵地前的壕沟里和对面的芦苇丛中。


郝光胜同志在阵地上不断鼓舞士气,指挥战斗。上午10时左右,他和副政委何赋嘉并肩站在一起,拿着望远镜向东南方向观察敌情时,敌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腹部。他用手捂住伤口,鲜血从指缝中向外淌,额头上冒出豆粒大汗珠,强忍巨痛低声对身边的何赋嘉说:“我负伤的事不要告诉同志们,以免影响指战员的情绪,你接替我指挥战斗,一定要坚决顶住!”何赋嘉立即命令警卫员用门板把郝光胜同志抬到安全地方。


何赋嘉当时只有22岁,他15岁时走出家门进入盐城抗大学习,17岁抗大毕业后分配到灌云县警卫连担任指导员,1946年9月组建县大队时,担任灌云县大队副政委,真正指挥几百人作战他还是第一次。郝光胜负伤后,他临危受命,勇敢地挑起这副重担,和大队长何春台一起坚定、沉着地指挥战斗。作战参谋芦宝湘率领一连战士一直坚守在阵地上。


在指战员伤亡较大,弹药消耗很多的情况下,大队长何春台、副政委何赋嘉向各连下达了“人在阵地在、誓死与阵地共存亡!”的命令。为了迷惑敌人,特命令二连机枪班长邵广祥带着大队唯一一挺日式弯把旧轻机枪,到庄东、庄西游动射击,使敌人感到我们主要阵地上都有较强的火力。敌人在反复攻击未能突破的情况下,组织兵力从庄东北角向一连阵地的侧后猛攻。他们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冲到只隔阵地几米的水沟里。战士们顽强抵抗,一个倒下去,又一个冲上来,机枪班长孙宏发牺牲了,机枪射手又冲上去,接过班长手中的枪,继续扫射,也不幸壮烈牺牲。


杨集区委书记马健中、陈楼区委书记陈开富、同兴区委书记魏家梅、四队区委书记刘学美、四队区区长孙云青等同志率领区乡干部、民兵集中在界圩河南堤,利用有利地形,以两挺土造机枪和步枪狙击从北面向大兴沟包抄的敌人。从东陬山出动的南犯之敌亦遭界圩河南四个区的区乡干部和民兵的狙击,有力地支持县大队作战。


下午3时左右,敌人调来大炮向阵地猛轰,顿时尘土飞扬,墙倒屋塌,但始终未能突破县大队阵地。战士们的子弹、手榴弹快打光了,都上好刺刀,还准备了一些石头和砖块,誓与敌人拼个死活。


太阳落山后,县大队领导觉察到敌人正调整作战部署,准备发起总攻,当即决定赶在敌人总攻之前突围出去。大队领导迅速地召开各连干部会议,对分批突围作出了周密的部署。突围刚开始,敌人总攻也开始了。敌人在大兴沟庄子的周围点起了大火,照明弹把夜空照得通明,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作战参谋芦宝湘带着通讯班等20多人向东北方向突围出去,何春台、何赋嘉也先后率领部队突出包围圈。


敌人攻进庄,燃起大火,这时,尚有掩护突围的3个排人员在一连连长郑同恒、副连长王长俊、二连连长王秉高的指挥下留在庄上。他们边打边撤,也从敌人的间隙中突围出来。在突围中,战士张德标身负重伤,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二连小通讯员杜恒亭腿被打断,为掩护同志们突围在地上滚爬着射击敌人,子弹打光了,胸部被敌人戳了四刀,耳朵被敌人割去一只,英勇地牺牲了;一些未能抢救下来的重伤员在与敌人搏斗中惨遭杀害了。


县大队突围人员在何春台、何赋嘉的率领下,在界圩河南与区、乡干部、民兵会合。为了迅速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决定立即抄小道快速行军经响水口转移到盐阜地区。由苇前乡的指导员孙同岩找来民兵冯万春当小道向导。


冯万春原来是洗磨的石匠,常在大兴沟周围的大小村庄做手艺,对这方圆几十里的芦苇荡里的村庄和道路十分熟悉。大队人马由冯万春带路,在芦苇荡中的羊肠小道上急速行军,左拐右转,终于摆脱了敌人的尾追,凌晨三四点钟安全地到达潘老庄渡口东岸,县大队人马立即分批摆渡到河西,在潘老庄一带驻扎休整。负重伤的郝光胜同志由苇前乡民兵中队长廖士昌、分队长房友成等几个民兵用担架抬着,跟在部队的后边。由于伤势过重,又无医疗条件,最终牺牲。


大兴沟战斗中,灌云县大队以其大无畏的献身精神,打死打伤敌人120多人。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县大队也付出了代价,副大队长郝光胜,同兴区副区长张秉施,四连连长王惠如,战士王保富、任圣忠、杨福标、徐银楼、张凤同、杨殿帮、傅长湖、张德标、潘玉枝、宋纯和、陶秉忠、杜恒亭、封昌举、沈春勤、孟庆山、唐二、史兆宽、杨开河、孙洪发、董新华、赵兴科、李华阳等人英勇献身,还有50多名战士负伤。这场血战,粉碎了敌人的图谋,保护了5个区1500多名区、乡干部、民兵及家属的安全,保存了县大队的有生力量。